祁槿梦

【沙李】解尸语(03)

 @Endpunkt忙全运会到晕头了,希望你能看见

受害人名字改了是因为莫名其妙的敏感词。

食用愉快

(3)

  整个刑侦大队一队的精英,面对荒地里占地约半公顷的地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李达康拍了拍手上圈范围用的石灰粉,满脸无所谓地站到了旁边。

  与其说是疑似藏尸地,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李达康刚承包的土地,急需他们帮着翻一下,甚至有人已经开始脑补李达康在上面种满了鲜嫩欲滴的西红柿……

  沙瑞金在旁边轻轻咳嗽了一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达康同志,你这个区域还能再精确一点吗。”

 ...

50份已经登记完毕,感谢各位支持。
编号陆续发放中,为领取时间+代号
如8.31领取即31××
9.2领取为92××
如果有修改日期请在8.22之前在本条下留言
领取时请出示私信,谢绝代领
没有中的旁友不要着急,还有随机掉落呢!
天津见
请各位认真查看自己的lof私信!!!注意刷新!!!!!!
已经有好几个登记了还不知道的orz

这是一波勇做最后小彩蛋的应援公告√
经过了漫长的冷场
互相看对眼的尴尬
差点引发拖延症的绝望
我们终于!把所有发传单的任务派发出来了哈哈哈
传单宣传如下长图所示👌🏻
我们的目标是——打call!打call!打call!
当身心疲惫,嗓音沙哑时
希望看见国胖的美颜盛世
能够唤起你不屈的灵魂
把有限的时间,投入高昂地为国胖打call运动中
本次应援共99份
其中lof登记50份(有审核哦亲)另外49份现场掉落
收到编号的童鞋赶紧来捕捉我们w
请在本条下面登记w
掉落时间8.31-9.3
发放地点另行通知
旁友们,应援要伐?
我们天津见!

【獒龙】雪山

连文第一稿,旧文重发
写的改不下去了
是非好坏,留到未来评说吧

01
“我靠……这他妈都第几天了。”许昕靠在Maxalto的真皮沙发上,非常不文雅地把含着的一口Tequila喷了满地,落地窗外是一大片精致的花园,鬼知道这样震撼人类心灵的歌声是如何通过一层砖瓦围墙和半公里厚的树墙的。马龙坐在总控室前面,对着监控面无表情,脸上冷得能掉冰渣。

这只脑子被门夹的大狗已经害得他三天只能吃外卖了。
整个胖胖国的爱豆已经多到路上轮套王八拳都能撂倒一片,这年头抱个吉他留个泡面头就敢说自己是巨星的太多了。但是众多迷妹心里或许好看的小哥哥千千万,但能算得上国民的就只有一个。

马龙,唱作人,出道十四年,唱片销量加起来...

【沙李】解尸语(02)

照例 @Endpunkt 师娘赏光,一切法医学常识都是bug,我只是为了写谈恋爱而已的废材……

恳请各位大佬爱护过气三流写手


(2)

   “你没事别上这来,进门消毒了吗洗手了吗换鞋了吗。”

沙瑞金迟疑了一秒之后决定还是用蒸好的南瓜饼堵上李达康的嘴,事实证明就算是他用洗手液把自己洗到蜕皮也不可能讨得到这会李大法医半个笑脸,尤其是在他明显工作没进展的时候。

沙瑞金就靠在档案柜旁边看李达康吃,其实下班回去做饭再到赶回来的时间很紧,他自己今天也是忙的晕头转向,这闲下来才感觉到前胸贴后背的滋味。

像是听得见他的胃酸在咕噜咕噜抗议的声...

怎么可能忘记你的生日呢,大蟒,昕爷
只是久久不知说什么好
语言的魅力在于笔下生花,而我当瞥见晨曦最浪漫的浮光,碎金似洒落
我感到了内心无力而苍白的笔触,是无法勾勒内心的惊艳
从里约开始认识你
在苏州熟识你
你捧起埃文斯杯时像初生的太阳般
勃发而明媚的生机
你一直是个暖色调的人啊
特意选用了杜塞的生死战后的你
连追五个赛点,冷静自持到可怕
有人说你可能是抱着奥运会都输了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勇气绝地反击
我更赞同的是不灭的灰烬这种说法
当与熟知你弱点的对手狭路相逢,所有坚固的冷硬的都会找到连接处最致命的缝隙
到那时拼的只有这么多年学费攒下来的一颗大心脏
把每个球当作开局般坚定地打出去
灰烬,往往蕴藏着细碎但坚强的火花
只要有风
就能点燃...

【獒龙】如果你男朋友是路痴之张继科篇

跟 @樱花湿雨 的连文,我先马了个继科视角,纯粹爆手速的产物

就不说食用愉快

如果上天再给张继科一次机会,他能用自己购物车里没清的新款李宁小蓝鞋发誓,绝对不能相信虚无的方向感了。

在他第五次转回原地而且撞上同一个发传单的小伙子的时候。

其实吧,有些城市,怎么说呢,他的地铁站可能挖的不太友好,第一次来的人在下车前必须要坚定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有百分之一百二地爱你的高德还是百度地图,相信他们会为你挣扎到最后一秒的忠诚。

毕竟刘指导说过,宁可坚决的错,也不能犹豫地对。

但要说给你24个机会让你坚决的错,而且是在每平方米平均5个人密度的地铁站,外面是38°以上的城...

【羽泉】阿尔卑斯玫瑰

胡老师生日快乐,这是喜欢你的第五个年头了。

极端矫情且ooc

一切只是为了蹭胡老师的热度emmmm……

慕尼黑的夜空澄澈得近乎透明,如果从几千英尺的高空向下俯视,会在绵延黝黑的山脉里寻觅到点点碎金。若是天色分明,盈盈的苍白里会偶尔可见几只雷鸟,靠近山区的公路盘曲周折,山色层层季节分明。阿尔卑斯山沉睡的日子一年当中也没有几天,即使是天将昏未明的时刻,也有大把的年轻人迎着风前行。

旅馆位于山脚,木质的地板被踩得嘎吱作响,北麓山坳里涌出的绿意昂然让来往的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像是投入温暖的怀抱,消瘦的男人坐在大厅角落的吧台,杯里的啤酒只剩下咬在杯壁上的些许泡沫了。

“陈,明天我们就要进山了,...

愿半生归来,你依旧是个少年。
像是种种的梦,像是三十九度的风
你在属于你的世界活成随性嚣张
还记得杜塞我写过一句话
有些人生来把对他人的温柔和善意当成了一种与生俱来的义务
我要把残忍和冷酷柔化,捂在胸口种出灿烂的玫瑰,有一天我要把他送给上帝,那是我爱过的铭记
或许正是因为我卑微到可耻的冷漠,所以才毫不犹豫地逃避
对你的执著,或许是对这个无能渺小的自己,给予的补偿吧
虽然往往,恶意永远是给予这样的人残忍

[图源水印]

【沙李】解尸语(01)

法医AU

平行世界已婚设定,私设如山

重度ooc

我没脱沙李,只是三次有些事弄得前段时间不太专注,前段时间U盘也丢了,只能推倒重来。

以这篇送给我师娘 @Endpunkt 开学了加油加油。

(1)

沙瑞金到京州的那天下了小雨,淅淅沥沥的灰尘味顺着关不严实的窗户往车里面钻。这会正是晚高峰的时间,龟爬样的钢铁洪流把高架塞了个水泄不通。

沙瑞金正琢磨着给市局接他的同志打电话说明一下,手还没摸到裤兜就被一个侧切晃得撞在玻璃上。开车的老师傅油门踩得倒是欢快,后面一排车子猛地刹住,锁死的轮胎摩擦出刺耳的声响。这种破出租车不管撞上去是不是自己的全责都膈应的慌,就跟三轮车撞了...

© 祁槿梦 | Powered by LOFTER